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亚勤 > 转型是一场大战役

转型是一场大战役

三月底,我和《经济观察报》记者沈建缘,就微软、软件行业乃至IT产业在新一轮转型过程中的乐与痛等话题,进行了深入对话。以下为她编撰的署名文章,并发表于4月8日的《经济观察报》的“听董事说”栏目。
 

两周前,我回到美国总部参加每年一度的战略会议,史蒂夫(微软CEO)在会上多次提出要“清零”、回到“初始状态”。这就是说,微软这个差不多十万人的公司,要“重新”来过,用创业者的心态,放下过去的成功“包袱”,看到我们真正需要什么。

事实上,三年前微软开始把所有的资源转向云计算,向移动互联网时代转型。我们希望提供整体的设备和服务。通过一个操作系统,兼容各种设备,提供云端的服务。和之前比,很多计划中的产品,像Office365,Windows 8,Windows Phone8都出来了,Windows Azure也将正式在中国落地。

我们通过合作伙伴提供云服务,这在中国市场是一个先例。我相信亚马逊、Google等竞争对手也会很快加入这一行列。这是产业的趋势,中国也好,美国也好,新的软件基本都在云上,软件作为服务正在成为主流。

软件做服务,并不是说软件没有了,而是以后台为主,或是终端为主,云为辅,是云和端的互动。过去的开发模式在软件作为产品的时代是可以,但是作为服务的话,就要完全改变了。我现在想不到微软开发一个软件完全和后台没关系。这意味着,微软将告别纯软件开发商的身份,结束纯软件包的传统开发模式。
 

结束纯软件开发时代

一般来讲,公司的转型,真正开始是产品研发,过去的研发模式是每隔两三年推出一个大的版本,从规划、设计、开发、测试,再推到市场,收集用户的反馈,然后开始下一个版本。Windows也好,Office也好,服务器产品也好,都是这样。

旧时代已经结束。以Office365这个微软有史以来达到十亿美金销售额用时最短的产品为例,之前Office重大版本的发布以三年为一周期,现在则缩减至一年,有些组件的发布周期更缩短至几个月,工程里程碑以月为单位计算,整个产品开发模式完全颠覆。

Office 365的研发团队是微软亚太研发集团在中国最大的部门,他们负责新版本Office的核心研发。最近这个团队所做的工作是负责Office 365的运营、管理、安全、维护,和7×24小时的服务。每个产品都有工程师随时待命,以响应全球客户需求。

当初研发集团定位就是给微软全球的创新提供驱动,现在云服务出来之后,我们要考虑到商业模式,考虑到服务,这个是一种新的挑战。

原来测试工程师比开发工程师多,现在开发东西需要马上测试,而且测试的工作越来越少。很多产品在开发的同时就开始进行测试工作,这种“实时”的模式原来是不存在的。毫不夸张地说,可能上个月开发的组件这个月就发布了,上线第二天就可以获得用户的反馈,随后再基于反馈进行改进、验证。

现在,运营和开发是一个团队,在开发里面考虑运营,大规模的DevOps正在改变微软的开发模式和业务流程。这种全球范围的7×24×365“开发与运营联动”模式,就像是“开着飞机造引擎”。不仅在微软,在业界都非常罕见。不同产品线之间的集成与融合与日俱增,而不同产品线研发团队之间的界限,也日渐模糊。

开发团队比过去更紧张繁忙,但我觉得大家还比较高兴。因为过去一个项目做很久,之后可能被改了,甚至可能被砍掉了。现在Office365也好,Windows Azure也好,Windows Phone应用也好,你可以看到用户对这个产品性能是什么样的反应,马上就可以去改变。

我们认为数据在整个软件开发里面变得越来越重要,其重要性超过软件本身。不久前,微软总部刚刚从斯坦福大学挖来一个研究小组,全部是数据领域的科学家。

上述改变,在微软研发的历史上,幅度之大、范围之广还是第一次。这也说明,我们对“设备加服务”的战略是十分认真的。对微软而言,这是颠覆式创新,变起来很快,也很难。必须打破很多既往的模式和瓶颈。因为每一次战略转型,除了改变的产品和所需要的技能,最重要的改变商业模式和文化,这是最困难的。
 

如何重新定义服务模式

从卖软件到提供服务是一个很长的过程。这对整个微软以及微软亚太研发集团,意味着一次全新的格局调整。

现在,研发集团的每个团队几乎都在做云,开发的每一个产品都要和云连在一起,微软2012年在全球启动了“云加速器计划”。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于2012年7月开始,向中国初创企业提供免费的办公场地、导师资源以及Windows Azure计算资源,帮助他们把业务部署和迁移到云平台上。

这是一个里程碑事件,我们原来没做过。要满足巨大的并发量,同时保持商用级别的可用性,这是整个几十年的积累。全球也只有几个公司有这样的经验。从另一方面看,软件本身也在演变,Office 365推出之后再与Azure联系在一起,它们在后台是连在一块的。这也是为什么,微软定义的“云”是“设备加服务”。

从宏观上讲,软件很重要,但软件最终消费的模式是通过设备成为服务的一部分,不是单纯卖一个软件。这期间,微软的战略正在发生倾斜,我们开始将所有的产品汇集到“一个操作系统”、“一个云平台”和“一套统一的编程应用模型”上。

目前,这些愿景除了“一个操作系统”外并没有完全达到,还在继续开发,但我们认为这些东西就是未来,也是微软的使命。这些东西别的公司要做,要花好多年的时间。

过去21年,微软在中国,是不惜代价的投入。对微软来讲,在中国完成“设备加服务”的转变之后,会使我们的业务模式向好的方向变化。

中国是全球发展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。微软持续不断地投入中国的原因,首先是因为如果在中国不成功,微软在全球没法成功;其次,我们在中国的潜力很大,还没有去挖掘。中国的企业市场规模在全球不是第一,就是第二,我们在中国的企业市场获得成功,就可以实现高速的增长。

而潜力没有被充分挖掘的原因是,中国用户“买”软件的意识滞后于一些发达国家,并不是市场不存在。当然我们自己在战略方面、市场资源的投入和执行也有一些问题。我觉得提供“设备加服务”模式,可以解决这些问题。
 

唯一让我睡不着觉的事情

我对微软的产品没什么担心,因为产品是可见和可控的。新产品会不断补齐微软在整个生态系统中的一些模块,无论是消费者市场还是企业级市场,都会有。

但比起持续不断地推出新的产品,并且将它们送到消费者手中,重新构建与这些产品相关的生态系统显得尤为重要。如果说有一件事能让我晚上睡不着觉,那就是生态链的问题,这里面有很多不可预测的东西。

在云计算和大数据驱动的移动互联时代,如何构建全新的生态系统,是个问题。业界成功的、可参照的生态系统,一个是Apple,一个是Google。但它们都只占硬件或互联网的少数领域,而微软所要搭建的生态系统,不仅跨平台、跨终端,更涉及从个人到企业级的大多数领域,就像拉着一个航空母舰往前走,这个难度要大得多。

原来我们的生态系统相对很健全、成熟,而且有很多很忠实的开发者,这几年我们要往云端走,要到新的Windows平台上,原来的一些开发者并没有跟上。生态系统是我们最大的财富,也是我们最大的挑战。

这也是为什么微软跟自己下了一个很大的赌注——Surface。微软并不是第一次做硬件产品,此前的Xbox也是很成功的硬件,但Surface代表的是一个大趋势——终端越来越重要,而平板电脑是一个全新的市场。我们希望设计一个东西,让大家充分体验到全新操作系统的优势,速度快,有更强的可控性。

根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新的生态系统,尽可能与新的市场兼容。我们必须开发一套系统可以在各个屏幕都能够使用,比如具有自然用户界面的触摸功能的Windows8,虽然过程中犯了一些错误,比如整个OEM厂商没准备好,渠道没有准备好,Windows Phone现在卖得比较少,但是这中间由于有触摸屏的问题,产能的问题,渠道的管理有一些延迟,这是一个可以解决的问题。

我觉得在下面半年左右,问题都会得到解决。一方面,生态系统中没有自己的应用是没法生存的。另一方面,建生态系统和自己推产品要一块做。我们的Surface越多,Windows Phone越多,Windows8越多,第三方开发者就越多。开发者越赚钱,应用的范围就越广,就会有更多的人买你的服务和设备,所以产品和生态圈是相辅相成的。

这几件事做好了,我们就可以很快实现目标。未来,你会看到微软把更多的资源放到应用和服务上面,我们会投入越来越多的精力。我们的优势是在一个平台上,用同一朵云,同一种开发模式、开发不同的应用。

如果转型成功,脱胎换骨的微软仍然是产业领导者;如果不成,我们的整体价值就少了很多。这一场大战役,可能会持续很多年。

 
推荐 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