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亚勤 > 决战云端——微软的创新大考

决战云端——微软的创新大考

前不久和《英才》杂志做了一次采访,与记者就高科技行业创新与竞争的相关问题进行了探讨,现将文章分享给大家。
决战云端——微软的创新大考
来源:《英才》2010年9月刊 记者 王颖
新的时代真的开始了吗?只有长跑冠军才能笑到最后。再过十年,微软、谷歌、苹果谁能跑到前面呢?
这一阵子张亚勤迷上了电视剧《三国》,吴蜀魏之间的竞争与联合、制衡与博弈,其实像极了今天的微软、苹果与谷歌这三家IT公司之间的关系。
微软曾经是全球IT业的绝对霸主,过去几年它的江湖地位却不断地受到来自苹果、谷歌的挑战。一个是老牌竞争对手------苹果成立于1976年,仅比微软晚一年,亦敌亦友20多年;一个是新进明星,2007年才迎来成立十周年生日的谷歌,从事的是曾被微软当作“小业务”的搜索引擎。
这两个对手不断地给微软制造着麻烦:从ipod、iphone到ipad,苹果每隔一段时间总能推出又炫又酷的明星产品;谷歌则高举“开放、自由、免费”的大旗,在搜索这个平台上向四周延伸。
尽管这三家公司在全球都拥有无数的粉丝,但在此消彼长的竞争过程中,对他们的评价也褒贬不一。常将微软的稳健与保守划上等号,而苹果、谷歌的酷炫归之为创新。
今年5月26日,苹果以2221.2亿美元的总市值超越微软的2191.8亿美元,但苹果的超越是短暂的。从7月份最新公布的财报来看,微软公司今年第二季度利润总额达到45.2亿美元,总营收达160.4亿美元,这一业绩刷新了公司季度盈利新纪录;反观苹果公司今年第二季度利润总额达到32.5亿美元,总营收157亿美元,创下历史最高水平,却未能如预计一般超过微软。微软首席财务官克莱因表示,微软得以实现突破性的利润增长,在于产品销售持续快速发展以及对生产成本的控制。

微软首席执行官史蒂夫·鲍尔默则称微软将更专注于推出新产品和提高盈利能力,还强调微软仍然是盈利能力最强的科技企业:“竞争还将持续很长时间。我们的竞争对手很优秀,但我们本身也非常擅长竞争。”

“如果认为微软缺乏创新,那么外界对微软的perception(感觉)是错误的。”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、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告诉《英才》记者。
过去和微软比肩的是思科、IBM,现在是苹果、谷歌,每隔五年微软身边就会有一个或者几个不同的竞争对手,“也许再过十年,我们还在最前端,可是和我们竞争的公司,就不在那儿了,这是因为微软一直有研发,有创新。”张亚勤说。


 
现在 做好三件事情
当ipad成为市场的抢手货,平均每3秒钟就能卖出1台时,可能会忽略了Windows 7的成功。它在上市后9个月内已售出1.75亿份,相当于每秒售出7份。
自从现任CEO鲍尔默2000年接替比尔·盖茨,媒体对鲍尔默的质疑之声就从没间断过,认为其执掌的微软主要业务仍局限在盖茨时代的视窗操作系统和Office办公软件,缺少创新。对于他的战略及其他本人总是喋喋不休。
当人们在盛赞苹果新推出的平板电脑ipad成为市场的抢手货,平均每3秒钟就能卖出1台时,可能会忽略了Windows 7的成功。它在上市后9个月内已售出1.75亿份,相当于每天售出60万份,每秒售出7份,速度比卖得最好的Window XP还要快两倍。
张亚勤认为,对公司来说,最重要的是做好三件事情:创新、产品和利润。
从Windows 7、Office 2010,到Xbox 360、Windows Phone 7、云计算,在张亚勤的眼中,不管是微软现在的产品,还是即将推出市场的新产品,无论是从数量上,还是从创新成份上说都是微软历史上最多的。
 
由于Windows 7操作系统的强劲表现,整个2010财年,微软营收达到创纪录的624.8亿美元,较上年增长7%。微软2010财年运营利润为241.0亿美元,较上年增长18%。微软2010财年净利润为187.6亿美元,较上年增长29%;每股摊薄收益为2.10美元,较上年增长30%
微软的服务器与工具软件比Windows更隐蔽地躲藏在人们通常的视线之外,从销售额上看它已经是微软最大的业务板块,今年超过150亿美元。当张亚勤1999年加入微软中国研究院时,他记得微软刚进入此行业,它还只是不到30亿美元的小业务。
那会儿,微软也刚刚做Xbox不久,在持续近十年的研发投入后,今年初,Xbox超过索尼、任天堂,成为全球最大的游戏平台,2010年的利润也将超过10亿美元。
“所以,说微软的产品还主要是Windows,Office,这是不准确的。”张亚勤说,微软旗下的hotmail是全球最大的邮箱,MSN是全球最大的即时通讯工具。
当然,张亚勤承认微软在过去十年中,也走了一些弯路,搜索引擎和移动领域是两个最大的失误。
微软最早涉及搜索业务时,google.com这个域名还没有设立,但是由于只将搜索看作一个工具,它丧失了发展的良机。此后,经历MSN搜索、Live搜索等数次改名,直到2009年6月推出了必应搜索。推出市场12个月后,必应在美国市场的份额提高了88%,从最初的5.25%提高到12.7%。《纽约时报》撰文指出,必应在服务和搜索技术上的不断创新开始赢得更多用户的青睐,也给谷歌带来了巨大的压力。谷歌在网页设计上甚至已经开始“模仿”必应的彩色背景。
如果说在搜索领域出现了战略的失误,在移动领域微软的落后可能更多由于执行层面的问题。2009年2月,将Windows Mobile改为Windows Phones,重新进行品牌包装。按照计划,今年年底微软将正式发布Windows Phone 7,能否缩小与苹果iOS和谷歌Android在手机操作系统的竞争差距,还是个未知数。但张亚勤认为,现在这个领域的竞争才刚露端倪。
《纽约时报》在评价苹果市场超越微软时写到,“华尔街见证了一个时代的结束,而新的时代也已开始:全球科技含量最高的产品不再是你桌上的,而是在你手中。”微软显然不会轻易放弃移动互联网领域。
张亚勤显得很乐观,“移动互联领域的竞争才刚刚开始”。最重要的是,微软依然是最赚钱的IT公司。整个2010财年微软收入624.84亿美元,利润187.6亿美元均创历史新高.比苹果与谷歌两家净利润的总和还多,苹果为57亿美元,谷歌为65亿美元。
未来  云端的竞争
微软的生态系统包括52个国家近70万家硬件、软件、服务和渠道公司,以及使用微软软件的终端用户。

除了搜索与移动领域,微软正在加大投资的力度,云计算是微软布局未来更为重要的战略。鲍尔默最近表示,公司将用两年时间,将80%的研发资源放在云计算上。

三四年前,微软已经开始这样一个大的转型,去年它正式发布了全新的云计算平台---- Windows Azure希望在互联网架构上打造的这个平台,能将Windows真正由PC延伸到“蓝天平台”上,产生一个全新的“云产业”。这样的转型将是颠覆性的。

它将能为企业提供包括计算、存储在内的各种资源,提供动态的数据服务云计算平台。对于中小企业来说,能大大减少服务器等IT的投入;对大企业来说,能使各地的资源运营得更加有效,改变企业的运营架构。

2009年11月,微软云计算平台Windows Azure还没有一个付费用户,半年后已经有一万个公司付费用户。

“大的云平台只会有几家大公司可以做,微软将是其中的一家”,张亚勤说,而兼容性将是微软的一大优势,这包括公有云与私有云的兼容,端和云是兼容,开发的工具是一样的,开发的环境也是类同的。手机、PC、电视,加上云,这“三屏一云”的操作系统、开发工具、语言、数据、格式需要是互相兼容的,用户的体验也将是一致的。

在蓝天平台上,微软坚持开放原则,支持并鼓励合作伙伴在“蓝天”上用子件和第三方子件(甚至包括Linux在内)开发出自己的应用,甚至是搭建出自己的云计算服务平台。

谷歌也在积极布局“云”上的竞争。 2009年11月18日,谷歌将在全球同步推出它的第一款PC操作系统Chrome OS,之前它已经推出Android手机操作系统。

依靠传统软件,没有充分地拥抱互联网,这是舆论时常对微软的批评。张亚勤对此的回应是,技术方面,Windows里面集成了多年的创新,要想超越是很难的。根据调查,微软的生态系统包括52个国家近70万家硬件、软件、服务和渠道公司,以及使用微软软件的终端用户。

最近,微软推出了网络版的Office2010。Office原来是放在桌面上,现在放在云里。虽然在全球市场预装的这款软件是简化版,只包含Word和Excel两款软件,但对于惯常通过销售占据桌面的微软来说,算是不小的突破,也是对谷歌的一次回击。

十年前,就有人告诉张亚勤,软件即将消失,他当时为此写了一篇文章《soft is service》,认为软件会向服务转变。
“服务化”是软件产业的一个趋势,通过云平台,一些原先无法实现的功能,像在线地图、信息搜索等得到实现,获得的渠道也多元化,可以采取在线服务、随需租用等多种形式。来获取新的软件+服务。

但软件并不是消失。端+云+服务,在张亚勤看来,一个都不能少。他说,Windows、Office将来的几年还会很赚钱,“云计算给微软提供了新的商业机会,以后云服务能赚钱,端、PC也还在赚钱”,未来微软的产品都将提供本地和云里两个版本。

十年  造就创新链条
微软在华的研究经费提高到原来的100倍:第一年500万美元的费用没有花完,而去年的研发投入是5亿美元,并在美国之外建立了一个最大的研发团队。
今年1月,成立四年的微软中国研发集团更名为微软亚太研发集团,张亚勤开玩笑地说,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成为这个集团“物理上的总部”。
对微软这样一家保持着快速增长的高科技企业,研发一直是它的动力引擎,全球有10万人左右,其中5万人是在做研发。
1999年,张亚勤回国加盟微软中国研究院,出任该院首席科学家,第二年即成为中国研究院院长。2000年,张亚勤首次独立向比尔·盖茨汇报工作,50多人的研发团队贡献了80余篇论文、40项美国专利、60项新技术,这让老板很惊讶。
转眼十年过去,基础研究已经是微软亚太研发集团很小的一部分,只占不到十分之一。它的职责任范围也从原来发表论文、申请专利,延伸到从基础研究、技术孵化,再到核心产品的开发和产业合作,形成了一个比较全面的创新链条。

微软在华的研究经费提高到原来的100倍:第一年500万美元的费用没有花完,而去年的研发投入是5亿美元,并在美国之外建立了一个最大的研发团队。

微软亚洲研究院成立十周年的时候,张亚勤说,发表这么多文章、申请了这么多专利,但是十年后没有人记得这些东西,人们记得的是你从无到有做出来的东西,能否真正改变这个世界,成为人们永远无法离手、生活中必须依赖的一部分。

在最新版本的Windows 7里,有很多像视频的编辑系统、播放系统等,都是中国的研发团队做出来的,这些产品虽然有一些影响,但张亚勤觉得其影响的幅度和力度还不够。这正是未来最大的挑战。

十几年来,微软在中国从早期的市场中心、销售中心、创新中心,发展成为一个战略中心。微软在中国的机构甚至比美国还全,因为这里还多一个制造业务。

微软也是中国最大的软件发包商,那些国内本土合作伙伴们,也逐渐的一个个从小树成长起来。文思、海辉等都纷纷上市,文思还成为超过十亿美元市值的公司。甚至直到今天,微软的业务还占它们总业务额的重要部分。更重要的是,和微软这样的软件巨头合作中,从管理的开发流程,对本土企业的整个质的提升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。。

十年前,中国基本上没有上千人的软件企业,五年前最大规模的软件企业也最多5000人,现在东软集团等好几个本土软件企业都超过上万人的规模。有数据显示,微软在中国自身的员工及生态系统中的IT人员占中国IT总从业人数的三分之一。

这些本土软件公司与微软的合作也经历了三个阶段。第一阶段,只是单方向地接微软的外包订单;第二阶段,利用自己的技术,帮微软做一些产品和解决方案;第三阶段,利用微软的产品产生更多的业务。第三种模式虽然目前还不是主流,但却是国内的大软件公司现在更为感兴趣之处。

人才、技术、产业合作,正是微软在中国的三大辐射作用。微软的两大劲敌……谷歌和苹果在中国战略上的投入和重视远不及微软。在这一点上,微软显示出成熟企业的深谋远虑。

推荐 8